Searching...
Nov 12, 2017

用十幾塊錢的小蘇打餓死了癌細胞!!!! 轉發一次,救人無數!!!!


  
用十幾塊錢的小蘇打餓死了癌細胞 

關注 

細胞生長,得了癌症,很多人會有這樣的擔心:營養會促進癌那乾脆少吃點不吃飯,真的可以餓死腫瘤嗎? 

很遺憾,不會,沒有糧食,神通廣大癌細胞照樣可以活的很好。但是,餓死癌細胞,這個思路,靠譜!  



早在2012年,浙江大學腫瘤研究所胡汛教授團隊,就在國際期刊上發表了一項研究成果,他們發現了癌細胞輕易餓不死的原因,也找到了一個餓死癌細胞的方法。 

  
胡汛教授團隊和浙二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團隊合作,在40位中晚期肝癌病人身上嘗試了這種新的治療思路,有效率100%,初步統計病人的累計中位生存期超過3年半。 

  
這個結果,讓國內外很多同行都覺得難以相信。目前,晚期肝癌治療,人類經過30年的努力,才實現了突破半年中位生存期,接下來的目標是提高到1年。 

研究成果已於近期發表在國際著名學術雜誌eLife上。 

△晁明 




  
△胡汛 

01.人不吃飯,也餓不死腫瘤 

癌症這個「眾病之王」,從有記錄開始,已經伴隨人類4000多年了。 

人們為了釐清癌症的本質,做出了漫長的努力,嘗試了各種對付它的方法:外科手術、放射治療、靶向藥物、還有這兩年非常熱門的免疫療法。 

但是,很多常見的癌症,比如肝癌、胰腺癌等,治療效果並不理想,困擾研究者的種種問題,還有很多未能解決。 

手術,化療還是放療,目標都是直接去除或者殺死癌細胞,但晚期病人,往往沒有手術機會;放化療,都是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的法子。至於藥物, 癌細胞進化很快,很容易出現抗藥性,而且每個人的癌細胞不一樣,藥物可能只對小部分人有效。 





有沒有其他思路呢?胡教授從1982年開始從事腫瘤相關研究,走了很多彎路之後,他想到了從癌細胞的弱點入手。 

「腫瘤是一個超級生物,但它也有弱點,它也需要物質和能量的代謝。」說的通俗點,腫瘤細胞也要「吃」東西才能生存和生長。 




02.它們吃什麼呢? 


研究人員做了一系列實驗,把腫瘤細胞放在培養基中,逐一抽走裡面的營養物質,當把葡萄糖抽走時,不出兩天,腫瘤細胞都死光了。 


也就是說,癌細胞的主食是糖。剝奪葡萄糖,腫瘤細胞就會死亡。 


似乎很簡單?但,腫瘤細胞可沒那麼單純。 


早前,研究人員就發現,人體的正常血液中,糖的含量是6mmol/L,但腫瘤中如胃癌只有0.1 mmol/L——儘管吃的那麼少,它們還能瘋長。 


胡汛解釋說,葡萄糖主要來自血液,而腫瘤細胞的血管發育不良,所以糖的供應其實非常少。所以,想要通過絕食,切斷腫瘤的糧食供應,來餓死腫瘤,是行不通的。 






03.癌細胞很節能,沒有飯吃它就休眠 


沒的吃,照理應該餓死,但為什麼腫瘤細胞不僅沒死,反而還不斷生長呢? 


研究人員想到這麼幾種可能:癌細胞特別節能,對葡萄糖的利用率很高;或者,它有其他幫手。 


胡教授告訴記者,腫瘤,其實是個複雜的系統,除了腫瘤本身,還包括周圍的腫瘤微環境,這個幫手,就很可能來自周圍環境。 


經過一系列篩查,研究人員最後鎖定了乳酸。 



長時間不運動,哪天突然猛跑三公里,過一天
,大腿就酸痛得邁不開。初中的生物課上,我們大概都學過,這種酸痛,就是運動中不斷產生的乳酸帶來的。
學的好的人,大概還記得,乳酸會分解成一個乳酸根和氫離子。 


「這兩個因數協同作用,使得腫瘤細胞在葡萄糖含量很少時,
非常節約地利用;在沒有葡萄糖時,進入『休眠』狀態,一旦恢復供應,立即恢復生長狀態。」胡教授說。 


對癌細胞來說,它們倆是左右手,是黃金搭檔」,少了誰都不行。沒有葡萄糖的情況下,只要有這兩位,照樣能活;少了任何一個,糧食一斷,就活不長。 


想像一下,一開始,癌細胞是個不諳世事的敗家子,大手大腳、胡吃海喝;碰到了乳酸根和氫離子,這個二合一的超級管家之後,瞬間變身成了「超級生物」。 


看到這裡,你肯定也想到了,如果少了任何一個,腫瘤細胞應該真的會被「餓死」吧。只要在葡萄糖缺乏的前提下,去除兩個因數中的任何一個就可以了。 






04.小蘇打拆散「黃金搭檔」 


用什麼方法,可以去除乳酸根或者氫離子呢? 


研究人員想到的方法,道理其實不難,大家在初中化學時就學過的「酸鹼中和反應」。 


用鹼,比如小蘇打(碳酸氫鈉),就可以去除氫離子,鹼和氫離子結合,形成不穩定的碳酸,很快就可以溶解在血液中;乳酸根落了單,難成氣候。這時候,再想辦法斷了腫瘤的糧路,就可以很快把腫瘤殺死。 


研究成果,發表在2012年的國際學術刊物 Journal of Pathology(《病理學》)雜誌上。 


但是,從實驗室到臨床之間,還隔著看不見的鴻溝,有時近,有時遠,誰也不知道。浙醫二院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看到時,覺得這個有戲。 


兩人開始合作。他們首先選擇了原發性癌細胞肝癌患者。 


這主要是基於兩點考慮 


首先,大多數肝癌病人初診時已經不適合手術、消融,或者肝移植;而常規推薦的治療方法,「動脈插管化療栓塞術(cTACE)」,雖然可以斷了腫瘤了「糧路」,但只要「超級管家」還在,仍可以建立新的補給管道。 


第二,相對其他腫瘤,肝細胞腫瘤血管更容易定位。 


「比如胰腺癌,位置特殊,好比五省交界,通路很多,又複雜,難度就很大。」晁明說,晚期肝癌病人,有些真的沒有辦法,上帝已經掐著脖子了,有些還在上帝眼皮底下,挑戰一下,也許還能拉回來;但現有的治療方法,效果都不理想,所以大家一直在探索。 






05.十幾塊錢的小蘇打,餓死2. 6L的腫瘤 


倆人的探索,從2012年就開始了,他們將cTACE和小蘇打結合的方法:注射碳酸氫鈉,讓癌細胞狠狠健個身,把儲備消耗掉;然後,堵上血管,斷了補給,餓死癌細胞。 


他們把這個療法命名為「TILA-TACE」,意為靶向腫瘤內乳酸的TACE。 


兩位教授印象最深的一位病人,是一位40來歲的女性患者,單親媽媽,去年1月因為嚴重腹脹就診,查出肝癌。 



因為腫塊壓迫膽管,病人的黃疸高達400多(正常20),臉色很黃,腫塊很大,手術是不可能了,如果不治療,可能兩三個月就去世了。 

外科醫生請了晁明會診,慎重考慮,並取得家屬同意後,晁明決定採用TILA-TACE。腫瘤非常大,17cm,體積有2.6升,給它供應營養的血管至少有10條,醫生在造影的幫助下,逐一找到血管,注射碳酸氫鈉、栓塞、再注射碳酸氫鈉,像夾心餅乾一樣。 


整個治療,花了近4個小時,第一次治療2周後,黃疸明顯下降,2次治療後臉色也好看多了,現在已經隨訪一年半,情況都很好。 


今年8月,他們的研究成果發表在了學術雜誌eLife上:研究中,40位原發性肝癌病人在接受「TILA-TACE」治療後,客觀反應率100%。 


而國際上綜合報道,cTACE治療的平均客觀有效率位35%。35%到100%,這樣巨大的對比,不僅讓國際同行在接受這篇文章時,非常慎重,就連兩位教授也一直是帶著懷疑在進行這項研究。 




「目前初步統計,病人的中位生存期,已超過三年半;後續還需要大樣本的隨機對照研究,如果證實有效,對肝癌治療來說,確實是一個飛躍。」 


晁明說,收穫那麼好的效果,他感覺壓力更大了,其他癌症上,能不能取得同樣的效果?是否適用於早期癌症患者?後續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。







X

记得Like 我们

已经Like了就点 x

 
私隐权政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