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ing...
Dec 31, 2017

老闆看小男孩餓了,便做了一碗餛飩請他吃,沒想到這一舉動「卻救了自己一命」!



葉大壯沒別的手藝,就是餛飩做得香。他在縣一中附近盤下了一間小門面,專門做學生的生意。還別說,生意還真不錯:學生一大早要上早讀,來吃早點的絡繹不絕;學生自修晚了就會來點宵夜,店裡自然人來人往。但這活錢倒是能掙點,就是太辛苦。早上天不亮就要起,晚上一忙忙到大半夜。所以,葉大壯就和妻子分了工:妻子忙早上的,他忙晚上的。  


已是深冬。凜冽的寒風呼呼地刮著,靈巧地從人們的衣服縫裡鑽進去,毫不留情地把身上的熱量帶走。這樣的天氣,喝一碗熱騰騰的餛飩,渾身舒坦。學校放學了,店裡人來人往,葉大壯忙得腳不沾地。好在早就包了幾抽屜餛飩,把餛飩下到鍋裡燙幾分鐘,再撈到拌好調料的碗裡,澆兩勺燉好的雞湯,七八碗香氣四溢的餛飩便端上了桌。  



已經快十點了,街上都是學生和家長。葉大壯往街對面看了一眼,那個小男孩還站在街對面的電線桿旁。小男孩大概十一二歲,穿著一件藍色的羽絨服,背著書包,眼睛卻直直地望著餛飩店。 

小男孩已經在那裡站了一個多小時了。葉大壯起初以為是來接學生的,也沒在意。沒想到街上已經寂靜一片了,那小男孩還在那裡站著。他不停地跺著腳,眼睛卻是直勾勾地盯著餛飩店。 

葉大壯雖然做小生意,但他並不吝嗇。有來餐館乞討的,葉大壯都會給些小錢;看到外面有環衛工在打掃衛生,葉大壯也還會給他們端一碗熱湯。葉大壯想,這小男孩怕是餓著了。 

果然,正當葉大壯收拾碗筷的時候,那個小男孩過來了。 

他似乎很緊張,結結巴巴地對葉大壯說:「叔叔,能……能給我一碗……熱湯嗎?」 

「好嘞,你坐著,馬上給你端上來。」葉大壯招呼小男孩進來。 


「可是,可是,我沒錢。」小男孩滿臉通紅。 

「不要緊,叔​​叔請你。」葉大壯拿出了一個大碗。 

小男孩趕緊坐下,把書包放在桌上。葉大壯端來了一碗餛飩面。 


小男孩一愣,然後欣喜地拿起湯匙,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。
可吃著吃著,小男孩的眼淚就簌簌地往下掉。 


「你怎麼了?餛飩不好吃嗎?」葉大壯問。 


「好吃,太好吃了。」 小男孩抽抽鼻子,「我只是很感動!」 



小男孩擦乾眼淚,對葉大壯說,「叔叔,你真好!我們素不相識,你卻願意煮餛飩給我吃。可是我媽媽,卻天天逼著我學習,我不過跟她頂了幾句,她就打我屁股。我實在氣不過,就跑了出來。我再不想回那個破家了!」 


葉大壯聽出來了。這孩子是和父母鬧彆扭,要離家出走。他拍拍小男孩的肩膀:「小夥子,我只不過給你煮了一碗餛飩,你就這麼感激我,那你媽媽給你煮了十幾年的飯,你怎麼不感激她呢?你就這樣跑出來,你父母可是會急壞的!」 


「他們才不會著急呢!」小男孩憤憤地說。 


葉大壯微微一笑,「要不這樣,吃完了餛飩你就回家去。要是他們著急,你就回家;要是不著急,你就到叔叔這裡來,怎麼樣?」 


「真的,叔叔你肯收留我?」「真的。」 


「我現在就回家看看。」小男孩一抹嘴,拔腿往外就跑。
葉大壯搖搖頭,站起身來收拾碗筷。卻發現小男孩的書包還在桌子上。 


「哎,你的書包。」葉大壯提起書包追了出去。 


沒走多遠,就聽到「砰」的一聲巨響。葉大壯回頭一看,嚇得目瞪口呆。一輛泥頭車竟然撞進了他的店裡。剛才小男孩吃飯的地方,已是椅倒桌歪,一片狼藉。 


怎麼回事呢? 




原來了這泥頭車的司機今天碰到了幾個朋友,就喝了幾杯。上車的時候感覺還行,沒想到開了一會兒,酒勁上來了,腦袋一蒙,竟然把車開進了葉大壯的餛飩店裡! 

看著狼藉一片的餛飩店,葉大壯一陣後怕。要不是自己今天招呼了這個小男孩,現在自己肯定在店裡收拾。泥頭車就這樣衝進來,自己肯定就……







X

记得Like 我们

已经Like了就点 x

 
私隐权政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