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ing...
Oct 26, 2017

老漢救了白狼一命,他下葬當日,白狼咬死他3個兒子!



  
石林是枯柳村一老人,今年五十有七,有三個兒子,都已成家,跟石老漢分家了。 

石老漢一個人也樂的清閒,家裡養著二十多頭羊,每天上山放放羊,回來自己做點喜歡吃的飯菜,喝點小酒,日子過得倒也滋潤。 

三個兒子都有了自己的家庭,平時也不來看他,逢年過節才來一次。  



反倒是石老漢有空就去三個兒子家看望孫子孫女,帶些山上採摘的野果,送給他們吃,孫子孫女對爺爺都很親。 

話說一天傍晚,石老漢趕著羊群在山路上走著,突然聽到一陣[呻·吟]聲。 

他走上前去,撥開草叢一看,原來是一隻小狗,被村民埋在草裡套兔子的鐵圈套住了後腿,那條後腿已經勒出血來了。 

可憐的小乖乖,你是誰家的狗。石老漢走上前去,蹲下身,慈祥看著它。那小狗看著石老漢,身子瑟瑟發抖。 

石老漢微笑著說:不要怕,我幫你鬆開。石老漢把那鐵圈解開,那小狗蹲在原地一動不動,石老漢起身看了看,並沒有人影。 

走~,小狗,回家,我給你包紮一下。石老漢說著抱起小狗,放進自己的懷裡。  




那小狗看了看石老漢,又往裡縮了縮身子。 

石老漢回到家中,先把羊關進羊欄裡,後回到屋裡,把小狗放到床上,打了盆清水,又拿來一瓶白色藥粉和幾塊紗布。 

給那小狗清理起來,說道:可能有點疼,忍著點。石老漢先用清水清理了一下那小狗受傷的腿,後撒了點白色藥粉,用紗布包紮了起來。 

全程那小狗都很安靜,一雙眼汪汪眼睛望著石老漢。 

包紮好後,石老漢抱起小狗,說道:等過兩天,就好了。 

你在這等著,我去做飯。小狗伸出舌頭舔了舔石老漢的手,石老漢笑了起來。 

等做好飯,石老漢給小狗盛了碗肉湯,放上幾塊饅頭,放到小狗面前,小狗用嘴添了一口肉湯,豎起尾巴,「吧唧吧唧」吃了起來。  




那一碗食物小狗吃的一點沒剩,可能真的餓了。 

當晚,石老漢與小狗一起在床上過夜。 

深夜,小狗雙眼散發著碧綠色光看著石老漢,又望瞭望窗外月光,後把頭放到腿上閉上了眼。 

第二天,小狗睜開眼,看了看床上,沒有石老漢身影,叫了幾聲。 

這時石老漢走進來,笑道:你醒了,來,吃飯了。吃完飯,我要去放羊了。 

那小狗聽後,叫了幾聲。石老漢笑道:怎麼,你也要去啊?但是今天不行,你的傷口還沒好呢。 

誰料那小狗聽後,在床上起身,一下跳下床,在地上走了幾步。 

意思我已經好了。  




好,我們一起去。 

對了,你還沒有名字,我給你起個名字吧,你全身雪白雪白的,叫小白怎麼樣? 

石老漢說著抱起小狗,小狗聽後伸出舌頭在石老漢臉上舔起來。 

就這樣,石老漢從路邊撿回來的小狗,留在了他身邊。 

自從三個兒子成家後,石老漢一直一個人生活,沒人說話,有時想起過世的老伴,在院子裡一坐就是一夜。 

現在有了小白的陪伴,雖然它只是條狗,可是小白懂事,又很通人性,也算石老漢一個好夥伴,家裡也有了很多樂趣。 

白天,石老漢帶著小白上山放羊,在山上幫忙看著羊群,防止丟了。 

晚上,一起吃飯,一起洗澡,一起睡覺,石老漢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孤獨無依了。 

過了有五年,當初的如貓咪般大小的小白也長成了大狗,長得很大,站起來能到石老漢腰部。 

以前石老漢還能抱著它,現在已經抱不動了。 

晚上睡覺,石老漢睡在床上,小白則睡在床邊,守護著他。 


  
卻說有一天傍晚,石老漢和小白在山上放羊,回家時,石老漢點了點羊的數量,發現少了一隻。 

石老漢四處找起來,而這時,聽到草叢裡傳出「悉悉索索」的聲音。 

小白朝那地方叫了幾聲,石老漢也察覺到不對勁,一臉緊張看著那裡。 

那聲音距離自己越來越近,突然「譁~」一聲,從草叢裡一條丈許長的黑蟒蛇一下出現在石老漢面前,石老漢是第一次見如此大的蟒蛇,頓時嚇得面無血色,渾身動彈不得。 

那黑蟒蛇看了看石老漢和小白,張開血盆大口朝石老漢咬去,石老漢此刻卻嚇得動彈不得。 

就在千鈞一髮關頭,小白跳躍到半空中,一爪子拍在蟒蛇頭上,那黑蟒蛇一下摔倒在地上。 

黑蟒蛇起來,看著小白吐著蛇信子,後朝小白咬去,小白和黑蟒蛇糾纏在一起。 

小白死死咬住黑蟒蛇勃頸不鬆口,那黑蟒蛇緊緊勒住小白,張開嘴在小白身上撕咬開來。 

不一會,小白身上雪白的毛髮已被鮮血染紅了,而那黑蟒蛇勃頸處也有血流出來。 


不一會,小白髮出[呻·吟]聲。 

石老漢一下從震驚中醒過來,看到鮮血淋淋的小白,什麼也不管了,從腰間掏出一把柴刀,上前照著黑蟒蛇頭劈起來,那黑蟒蛇用尾巴掃向石老漢,被抽到一旁。 

石老漢並沒放棄,起身又過來對著黑蟒蛇頭部一頓亂砍。 

不知過了多久,那纏住小白的黑蟒蛇身子鬆散開,躺在地上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 

而小白也躺在地上大口喘氣。 

石老漢來到小白身邊抱起它,看著傷痕累累的小白,第一次流下淚水。 

說道:走,咱回家。 

從那後,石老漢跟小白的感情越來越好,幾乎形影不離。
有時上山放羊,小白跑進樹林,不一會兒,嘴裡咬著野兔什麼的,還能打點野味,晚上一人一狗飽餐一頓。 

卻說一晃眼過了七八年,小白跟石老漢在一起已經十多年了,而已經快七十的石老漢身子骨已經不如以前那般健碩了,現在再上山去放羊已經很吃力了。 


一天傍晚,石老漢和小白吃完飯,在村裡散步。 

石老漢走了一會,有些氣喘,找了一塊大石頭,坐下來。小白依偎在他身邊坐下。 

人老了不中用了,走幾步就喘上了。小白,你跟著我十幾年了,時間過得還真快。石老漢捶著腰說道。 

小白抬起頭看了看石老漢,用頭蹭了蹭他的腿。 

看來那些羊得處理了,現在走路都難了,更別說再上山了。
石老漢自語道。 

過了幾天,石老漢把家裡的羊都賣了,一共五十多頭羊,賣了有四萬塊錢。 

石老漢拿著這些錢,想了想,留下一萬,那三萬單獨放在一塊。 

豈料石老漢賣羊沒幾天,他三個兒子不知怎麼知道的,當晚扯家帶口來到石老漢家中,對石老漢一陣噓寒問暖,別提有多親切。 

當天晚上,石老漢和三個兒子在家裡吃了一頓團圓飯。 

酒至半酣,大兒子石凱媳婦趙蘭開口問道:爹,你那五十多隻羊,賣了多少錢? 


這時其他人都停下了手中碗筷,看向石老漢。 

那趙蘭笑道說:我沒別的意思,我是擔心爹被別人坑了。 

石老漢笑了笑,說道:放心,我放了大半輩子羊,價格這塊我還是明白的。 

而這時,老二家石偉兒子說道:爺爺現在老了,搬到我家去住吧!讓爸媽照顧你。 

豈料石偉瞪了兒子一眼,而石偉媳婦王紅說道:別亂說話,給你爺爺養老,是你大伯的事。 

而老大石凱說道: 

弟妹,你這話就不對了,我們兄弟三個都是爹的兒子,要養就一起養。 

再說,當初結婚時,爹給老三蓋得房子是最好的,爹對他這麼好,他給爹養老才說得過去。 

老三石忠聽後,說道:給爹養老是應該的,咱爹現在還能自理,還沒到讓咱撫養的地步。 

這事以後再說,對了,爹,我開的那養雞場,想重新裝修一下,你能先借我點錢麼,現在我手頭有些緊巴! 

石偉媳婦王紅白了老三一眼,說道:現在這世道,誰手中不緊巴,我和你二哥開的超市,也想擴建一下。而老大聽後,唯恐拉下自己,剛要說話。 

誰料石老漢起身,從炕頭拿出三萬塊錢,說道:你們三兄弟不用爭也不用搶,一人一萬,我都點好了。你們拿好。 

石老漢把錢放到三兄弟手裡,三兄弟眼前一亮,打開一看,數起來。 


爹,賣羊的錢不止這些吧?王紅說道。 

石老漢聽後,說道:我怎麼也得給我留點棺材本,現在你們都成家立業了,也該自食其力了。 

石老漢說完,起身來到院子中。 

三兄弟互相看了看,沒說話,桌子也沒收拾,帶著家人走了。人走茶涼,人情冷漠。 

卻說過了幾年,石老漢老的已經步履艱辛,老態龍鍾。 

然而即使這樣,三個兒子卻沒有一個說把石老漢接過去,住兩天,甚至自拿錢後,連來看都沒看石老漢一眼,反而是小白不離不棄陪在石老漢身邊。 

石老漢躺在床上,看著小白,想起從小一把屎一把尿撫養長大的三個兒子,笑了起來,笑著笑著淚水流了下來。 

後他看向小白說道:小白啊,你陪老頭子十幾年,從未嫌棄過我,老頭子謝謝你了。 

小白看著石老漢,低聲[呻·吟]了幾聲,或許它也知道主人已經老了。 

卻說石老漢老了,三個兒子卻無人來照顧,在村裡慢慢傳開。
後來村長找到石老漢三個兒子說道: 

怎麼回事?你爹辛辛苦苦撫養你們三個長大成人,現在到你們養他時,怎麼一個個沒動靜了。 

給你們三天時間,商量商量怎麼照顧你們爹。 


三天後,你們還在這無動於衷,別怪我這個做叔叔的,到時候無情,把你們攆出村子。 

這招還真管用,卻說三兄弟當晚聚在一起,商量了大半夜,最後達成一致。 

卻說第二天,三兄弟還是沒去接石老漢,到了晚上,石老漢正在家睡覺,這時有三人偷偷摸進石老漢屋裡。 

這時小白聽到動靜,想要出門,豈料門一下被鎖上了。 

隨後門外起了火,小白叫了起來。 

而石老漢醒來,下了床,想推開門,可是門從外面鎖得緊緊的,石老漢看著外面三個人,眼淚「譁譁~」流出來,朝門口喊道:我不怪你們,但我求你們一件事,小白是無辜的,你們把它放了。 

小白聽到叫了起來。而外面那三人聽後,冷笑一聲,轉身離開。 

外面的火越來越大,石老漢看了看小白,來到窗戶跟前,使勁推,推了好一會,終於打開了一扇窗戶,石老漢說道:快,小白,從這跳出去。 

誰料小白在石老漢身邊轉來轉去,就是不肯離去。 

小白,你聽話~。出去,啊~。 

石老漢蹲下身子,摸著小白的頭,淚水流下來。 

小白低沉的叫了幾聲。後石老漢試著抱起小白,可是根本抱不動。 



小白,出去~。石老漢見抱不動小白,生氣起來。 

後拿起拐杖打著小白,說道:你走,快走~。 


小白叫了幾聲,看到石老漢真生氣了,眼中流出淚水,「嗚嗷~」一聲,隨後一下跳躍起來,從窗戶逃了出去。 


當石老漢聽到小白剛才的叫聲,大吃一驚,他是第一次聽到小白這麼叫,並且剛才那叫聲不是狗的叫聲,而是只有狼的叫聲。 


他笑了笑,抓著門框,說道:都說白眼狼,殊不知狼竟是如此重情重義的動物,比人強多了。 


小白在火光沖天的房門前大叫著,急的上躥下跳,然而過了一會,整個房子「轟隆」一下倒塌了,再也沒見到石老漢出來。
小白看著面前熊熊燃燒的火勢,流下淚水,隨後朝天撕心裂肺的叫著。 


過了一會,離開了石老漢家,不知上哪去了。 


卻說過了兩個多鐘頭,村民才發現石老漢家著火了,紛紛來救火,可是早已來不及。 


等火撲滅了,只找到石老漢燒焦的屍首。石老漢三個兒子撲在上面大哭起來。 



過了一天,三兄弟辦理了石老漢葬禮。 


當天下午,三兄弟和一個親戚抬著石老漢棺材去墓地下葬。
豈料走到半路,抬棺材的兩根龍槓齊齊斷裂,石老漢棺材一下掉在地上。沒法,只得回家再拿新的龍槓。 


豈料就在這時,眾人突然聽到一聲「嗷嗥~」狼叫聲,隨後只見一隻雪白的狼朝著眾人跑來。 


眾人還沒反應過來,卻一人已被撲倒地上了。 


是石老漢大兒子,那頭白狼咬在老大勃頸處,鮮血「咕咕~」流出來。 


這還不算完,那白狼一雙猩紅的眼望著老二、老三兄弟倆,又朝他們撲過來。 


眾人見這狼跟瘋了一樣,紛紛用手中的傢伙打它,想把它趕走。可是那頭白狼根本不管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棍棒,直朝老二撲過去,老二被撲倒,頭磕在棺材上,當場沒了呼吸。 


老三看著那頭白狼,戰戰兢兢說道:你…你是小白吧,你不認識我了,我是你主人的兒子……。 


然而那頭白狼並沒理會老三說的話,撲上去咬在老三勃頸處,老三也斷氣了。 


這時白狼身上也被打出血來,它並沒逃,也沒再咬人,而是來到石老漢棺材旁,朝著棺材大叫一聲,後猛衝起來,隨後大家驚訝的看到那頭白狼一頭撞死在石老漢棺材上。 


眾人看到這一幕,說不出話來。 


過了好一會兒,有人說道:想起來了,它…它確實是石大叔身邊那只狗,沒想到它竟然是一頭狼。可是它為什麼咬死石老漢三個兒子。 



它這時給爹報仇。 


這時老二的媳婦王紅含淚說道。大家看過去,她沒再說話。
眾人這才明白,原來昨夜那場大火拼不是自然起火的,而是石老漢的三個兒子放的。 


而跟了石老漢十幾年的白狼,這時來給石老漢報仇的,沒想到卻遭到大家的毒打,最後它竟一頭撞死在石老漢棺材上。 


眾人看著躺地上,「呼呼~」喘氣的白狼,眼圈紅起來。 


後來,眾人將石老漢下葬後,把那頭白狼葬在他的墳旁,也隨了白狼心願,一生一世陪伴著石老漢。 


萬物皆有靈,眾生皆平等。白狼雖為動物,不會說話,卻詮釋了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,而石老漢三個兒子雖為人,卻做出……。 


這時我們也明白了畜生不如這個詞並不是空穴來風。







X

记得Like 我们

已经Like了就点 x

 
私隐权政策